22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变身灵山大师姐 > 0457 身份暴露
    一个月前,溪风在接近柳扶风和陆绫的时候用的是自己的本来面目,也没有怕被人发现。

    作为落雁城的神,他的身份太过尊贵,实际上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作为溪风时候的长相,只有那些家主偶尔敢直面城主,但即便是他们也不敢一直盯着溪风看。

    包括他的画像也是在落雁城禁止的东西。

    所以他才可以用这幅模样大摇大摆的接近柳扶风,只要收起那尖锐的气质,换一个感觉,就算是这些族长也认不出他来。

    不过对柳扶风来说,尽管溪风的模样和当时有些不一样,但要认出他来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这个是她进入仙门之后,第一个搭讪她的男人,当时她的阿绫就在她的面前,现在想来还是有些羞耻,所以虽然溪风气质改变,却仍然瞒不过柳扶风的眼睛。

    可是……柳扶风眉宇间闪过一丝疑惑。

    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让她觉得熟悉的感觉……不过因为是男人,所以柳扶风不打算接近他,就连视线也只是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就收了回来。

    “柳姑娘,稍等片刻。”溪风带着笑容追了上来。

    有话说伸手不打笑面人,不过柳扶风依旧不痛快,她对于这个曾经想要搭讪她们姐妹的男人没有一点好感,脚步一顿,回头,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滚。”

    “……”

    一个字出口,天地都寂静了。

    两侧的人都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豆大的汗珠自额头滴下,对这落雁城的主人出言不逊,或许连活着也是一种罪责。

    赵公子心里也为柳扶风捏了一把汗,如果是城主大人的妻妾,怎会如此。

    不过令这些人更奇怪的是,城主大人被羞辱,黑甲却什么都没做,好像是什么都没听见,这可是城主大人的亲兵,主辱臣死,他们不应该如此冷静。

    一瞬间,这些老成精的人就想了很多东西,比如……柳扶风和溪风的关系……

    恐怕不是不认识,而是相当的亲近,亲近到他们的地位相近,甚至已经是一家人了,这样的话,黑甲不插手也就可以理解。

    妾室的话,绝对没有资格得到黑甲的青睐,一个妾就算被城主大人宠爱,也不可能这么作死。

    正妻!

    绝对是正妻!还是那种独得宠爱的正妻,要知道溪风在落雁城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有些恐怖的,尽管大多数时刻都是慵懒的模样,可是他仍旧让人不敢直视,别说微笑了,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人在溪风身上看到一点点平和的气质。

    溪风一直都把他们看做蝼蚁,这些老东西心知肚明。

    可是现在呢?鼓起勇气抬头,却看到了一个语气带着些许讨好的男人,而柳千金却还在“赌气”。

    三观碎了一地。

    他们瞎了眼了。

    对视一眼,这些人重新定位了柳扶风的地位。

    和城主溪风大人处在一条线,高于黑甲卫首领……

    是他们的女主人。

    想清楚了这一点,众人感情各异,大多数人庆幸他们之前虽然看不起柳扶风不过并没有得罪,而赵家族长已经高兴疯了,布满褶子的脸都在微微颤抖。

    能够对溪风大人出言不逊而不被呵斥,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宠爱了,肯定是相当恩爱啊……不过看柳千金的这个口气,应该是小两口闹了矛盾。

    一瞬间,众人脑补之下,就明白了溪风这次的动作,恐怕是小两口吵架了然后分居……

    这样的话,今天溪风大人的大动作不是有大事要宣布,而是用这豪华的车架接爱人回去,顺便公布柳千金的身份,讨她的欢心。

    而之前的义诊其实就是造势,甚至今天也是造势,不过只是溪风大人借机为之而已,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柳千金这个人。

    也就是说,他们这些老东西今天携家带口的过来是看城主大人秀恩爱来了。

    不过,秀的好。

    无论是已经抱上柳扶风大腿的赵家,还是忐忑可能得罪了柳扶风的其他几家,心里都有一块大石头落地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安心了,主母出现,他们也就不要担心落雁城血脉的问题了……

    这可是头等大事,落雁城之所以可以免遭魔种的侵袭,都是因为城主血脉,而且黑甲卫也只听从城主一脉的命令,黑甲可是落雁城的守护神……如果溪风一直没有子嗣,血脉得不到传承,他们的心永远都在那里吊着,尤其是城主大人已经三十了还没有夫人……

    现在终于不用担心了。

    卸下了负担,众人竖起耳朵,注意力都集中在前面的一男一女上……

    大人,尽快攻略柳千金啊,总是这样的话可不行。

    一群老头子在心里为溪风加油打气。

    旁边环绕的美姬都低头,各自忙碌不去看溪风,作为溪风的贴身侍女,说是没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想法是骗人的,不过溪风的身份在那边摆着,她们甚至连嫉妒柳扶风的心思都不敢生起。

    倒是许多黑甲卫看的津津有味,好奇自家大人是什么时候和柳千金好上的。

    百名黑甲中,一些老资历盔甲下面容都有些怪异,作为上一任城主大人留下的班底,他们很清楚,溪风的真实身份。

    一想到是两个女人,纵然久经沙场,心里却依旧怪怪的。

    几位排名靠前的黑甲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无奈。

    无论小姐要做什么,他们都会无条件支持的。

    ……

    ……

    千人视线集中在身上,溪风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现,顶着柳扶风厌恶的神情走到她面前。

    这是一个作死的行为。

    在柳扶风说出一个滚字之后,就说明她动了杀心,在她刚觉醒力量心境不稳的时候贸然挑衅她却没有力量抵抗的话,毫无疑问是很危险的行为。

    溪风自然也感受到了,在靠近柳扶风身体十步之内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柳扶风,这是和他这一个月认识的那个温柔的女孩子完全不同的少女。

    不对,少女这个词语有些不准确,或许应该是仙女。

    此时溪风终于在柳扶风身上看到他本来以为不存在的东西……高傲,蔑视。

    这才是他心里,灵山那些人上人应该有的情感,而不是一味的温柔,不过溪风马上反应过来,他不能因为这时候的情感而重新定位柳扶风,因为之前柳扶风流露出的情绪明显都是真实的,现在之所以会如此冷漠都是因为他男人的身份,不说别人,溪风扪心自问,如果一个男人贸然接近他,他说不得会做的比柳扶风更过分。

    ……

    “……”柳扶风发现这个这个男人在面对她的冷漠之后只是愣了一下,就重新恢复了笑容,这是她没想到的。

    有胆识,但是依旧厌恶,转身准备离开。

    “柳姑娘……”溪风此时做了一个莽撞的举动,他前冲一步,直接从身后拉住了柳扶风的手。

    “……”时间仿佛暂停了。

    台下的黑甲都傻眼了,包括一些看客也是,他们好像重新认识了自己的城主大人……全都视线飘忽,不过此时夫妻闹矛盾的画面也已经深入人心了。

    可是溪风此时就不是这么好受了,在握住柳扶风柔软小手的一刹那,他得意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只是因为背对着这些人所以他们没有发现而已。

    血液都暂停了,心脏也停止了跳动,好像面前的少女不是柳扶风,而是一个黑暗深邃的载体,随时可以将他吞噬。

    随着柳扶风缓缓回过头,溪风身上的枷锁逐渐解开。

    “你……”

    柳扶风转头,怪异的看着溪风,没有挣脱他的手。

    在一开始发现自己一个不慎被人碰到之后,她确实有了杀人的心思,不过也正是因为两人相碰之后,柳扶风空间天赋自动在溪风身上扫了一眼,然后就愣住了。

    杀意如潮水一般退散,现在的柳扶风仿佛一下就失去了警惕心,变回了溪风之前认识的那个软妹子,手也任由面前这个男人拉着。

    柳扶风看着面前这个帅气的过分的男人,抽了抽嘴角,接着小声吐出三个字。

    “戏凤姐……”

    “嘿嘿嘿,是我。”溪风身子前倾,整个人几乎和柳扶风贴在了一起,两人用一种极其亲密的姿势说着悄悄话。

    “戏凤姐你怎么是这个样子,很危险啊!”柳扶风无奈的道,一想到之前她差点就动手杀了戏凤,就有些后怕。

    “是不是吓到了?不过没想到柳妹妹你这么快就认出了我,还以为能骗你一会呢。”溪风背对着众人,恢复了女声,吐了吐舌头,微微有些得意。

    只是由男人的样貌做出这些动作来,怎么看怎么别扭。

    当然,最别扭的还是柳扶风,她是万万没有将戏凤和城主溪风想到一起的……这种事情,是个人都会被吓到。

    “那个……没想到戏凤姐你居然是一座大都的主人,不过,你能不能别用这个面容和我说话,我有些……接受不了。”眼看着溪风的脸靠的越来越近,柳扶风别过头,面上飞霞。

    “不行哦,我的身份不能暴露,大家都是女人,妹妹你应该能理解我的苦衷吧。”溪风听了柳扶风的话,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欺身上去,打算用言语说服柳扶风。

    而柳扶风……很轻易的就被说服了,她了解女人的不容易,稍加思索之后就明白了戏凤身上的压力,戏凤也是她的朋友了,天性善良的她是绝对不会让戏凤难做,只是……

    她们现在的姿势实在是有些羞耻,毕竟在其他人眼里看到的可不是女人戏凤,而是城主溪风。

    而柳扶风口中的其他人,差不多也都看傻眼了。

    他们没想到,智谋出色,武力惊人的城主溪风对男女之事也这么在行,要知道柳扶风刚才可是还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可是在被城主大人握住手之后,一下子就变成了软妹子。

    果然,男人还是应该强势一点。

    在男人这个共同的身份面前,他们觉得自己和城主的距离拉近了一些,露出心照不宣的表情。

    赵公子则是悄悄隐藏入人群中。

    柳扶风欲拒还迎的笑容彻底击溃了他最后希望……这绝对不是被强迫的表情,很明显是两厢情愿的,以后的时光,这个少女只会作为记忆存在于心底。

    “戏凤姐,你差不多可以……放开我了。”发现自己好像被胁迫住了,柳扶风嗔到,这个女人越来越得寸进尺,如果不是忌惮她城主的身份暴露会很麻烦,柳扶风现在已经开始挣扎了。

    “我不。”溪风挑眉,英俊的面容上可以看见属于戏凤的微笑:“不和柳妹妹你秀一会恩爱,我以后的日子会很难做的,你就陪我演演戏喽。”

    “演戏?演什么戏?”柳扶风愣了一下。

    而溪风就趁着这个愣神的功夫,一把将柳扶风搂入怀中。

    “……”柳扶风的笑容僵在脸上,挑眉。

    “戏凤姐,我要生气了。”

    “好啦好啦,再等一下,我会向你解释的。”溪风给了柳扶风一个请求的眼神,然后搂着她转身。

    转身之后,属于少女柔情的眼神全部消失,替换为了睥睨一切的傲气。

    溪风冷漠扫视下面众人,仿佛看的不是人而是虫子。

    “看够了吗。”

    “惶恐。”发现那个高贵的人回来,众人跪下,战战兢兢。

    果然,城主大人的家事不是那么好看的,更别说他还在自家夫人面前丢了脸面。

    对视一眼,几位族长匍匐在地,同时开口:“请大人放心,今天的事情绝对不会外传……”

    谁知道,溪风却冷哼一声:“为什么不能外传?柳姑娘很见不得人吗?”

    被溪风一句话吓到,这些人老脸苍白,疯狂解释:“不不不,我等不是这个意思,柳千金的身份自然是尊贵无比,只是……只是……”

    说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毕竟他们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城主大人的心思实在是难以琢磨……女人心海底针,城主的心比那女人心还要深上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