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山野杂家 > 第两百章 蛊毒
    “许先生,令郎出于一片孝心,关心你的身体,让李先生帮你检查一下也无妨的!”

    张仲济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在意,他专研医道几十年,又怎么可能比不过一位年轻人呢。

    “有劳李大师了!”,许英范也不再推迟。

    “嗯!”,李长青。

    中医望闻问切,从脸色上来看,许英范尽管年近七旬,但满面红光,非常健康。

    张仲济既然以医术闻名,李长青觉得从脉象上可能不会有新的发现,心中思忖片刻,除了医术外,决定采用《麻衣相术》中面相的方法。

    高人相面有如反掌观纹,性格、寿命、祸福、子嗣等都会以气的形式显示在面部的相应位置。

    说来简单,在李长青开启阴阳家职业获得的三本书中,风水秘术《青囊奥语》观山川河流的地气,相人秘术《麻衣相术》测人身气运,观人气远难于观地气。

    “李大师,我该怎样来配合您呢?”,许英范把手腕搭在李长青身前,李长青却没有要把脉的意思,疑惑地询问道。

    “李大师,难道您学西医的吗?”

    许康平一想,李长青年纪轻轻,学习西医的可能性很大。

    “那就只能改日再去拜访李大师了!”

    许英范把袖子整理好,西医检查必须借助医疗器械,空手可不行。

    “西医、中医都略懂一点!”

    李长青亦很少帮人面相,需要精气神合一才能进入状态,分心回了许康平一句。

    “那李大师……”

    许英范正想继续询问,却发现李长青一双深邃的眼睛正看着自己,仿佛穿过了重重迷雾,可以看透世间的隐秘。

    “咦?”,李长青在许英范说话间,运气于双眼观测许英范的面相,看到许英范的面相后发出一声轻轻地惊叹。

    “李大师!我阿爸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许康平眉头一皱,觉得李长青在故弄玄虚。

    李长青默不作声,紧紧地盯着许英范的太阳穴。

    太阳穴在相术中又称寿宫,寻常人的寿宫应该呈现绿色,生命力愈旺盛,寿宫的绿色愈浓郁。

    许英范年近七十,可寿宫绿色葱郁,堪比五十岁多岁的人,可见许英范在保养上应该下了很多功夫。

    可令人奇怪的是,在许英范左边寿宫的绿气中,居然有一团指甲盖大小的黑色气团,黑色气团在寿宫中飘荡,就像活物一般!

    “请问许先生的咳嗽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有没有去过苗疆?”

    李长青对那团黑气有某种猜测,但他对那方面涉猎很少尚不能确定,想了解更多的信息。

    “苗疆……”

    许英范听到苗疆两个字如遭雷击,整个人楞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组织语言说道:

    “年轻的时候因为工作的原因在苗疆待过一段时间,那里气候湿润,我当时的住宿条件又很简陋,一到下雨天气,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快要能滴出水来,有一次连着下了半个月的雨,盖的被子都发霉了,我也是在那次生病感冒咳嗽的,拖了一个月才回到城里治疗,医生诊断说患有肺炎,打针吃药后没有几天就好了,谁能想到以后每年都复发呢?看了很多名医,也不见好,遇见了张观主才治好的!”

    “阿爸居然真地去过苗疆?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呢?”

    当李长青问许英范有没有去过苗疆的时候,许康平还不以为意,听到许英范自己承认后,心中有无数的疑问。

    “他是怎么知道的?猜的?还是真地那么厉害?”,许萱彤拖着下巴,瞪着大眼睛饶有兴趣地看着李长青。

    “李先生,我的咳嗽跟我在苗疆待过有关?”

    许英范竭力隐藏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但脸部皮肤却有一下细微的颤抖,本来精明睿智的眼神竟然有一丝浑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许先生的以前之所以咳嗽极有可能是中蛊了!但那个人下蛊的人,应该没有伤害许先生性命的意思,只是让许先生每年饱受肺炎的折磨!我猜不是那些医院治不好许先生的咳嗽,而是医院治好了许先生的咳嗽后,蛊毒又再次让许先生感染上肺炎!”

    李长青将许英范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都看在眼里,他可以肯定许英范隐藏着秘密没有说出来,但每个人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他没有兴趣知道。

    “啊,蛊毒?怎么可能?这世界上真有蛊毒?”,许英范明显不相信李长青所说的。

    “我看电视上说,如果一个人中蛊毒,把的血液滴在糯米中,糯米就会变成黑色!”

    李长青对蛊毒的确不了解,只能说出一个广为人知的方法。

    “电视上说的能当真吗?”

    许康平看李长青说得那么笃定,有那么几秒差点相信了李长青的说法,感情那个所谓的李大师是电视看多了啊!

    “试试吧!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中蛊毒!请问张观主观里可有糯米?”

    许英范除刚开始很震惊外,似乎很快就能接受中蛊毒这个观点,神色如常地对张仲济说道。

    “观里别的不多,就是糯米多!季和,你去取一碗过来吧!”

    做法事、祭祀都会用到糯米,牧真观自然是常备了不少,张仲济对自己的一位徒弟吩咐着,心中却转过了千万个念头,苗疆蛊毒非常隐蔽,就算如他这般修炼的人自身中毒都极难发现,他给许英范检查的时候,没有发现任何中蛊毒的迹象,应该只是那位想太多吧,且看他等下如何收场。

    季和迅速取来了一碗糯米,以及一根长长的银针。

    许英范拿银针扎下自己的中指,指头冒出殷红的鲜血,深吸一口气将指间的鲜血滴在装有糯米的碗里。

    许英范、许康平、许萱彤、季和都屏气凝神地盯着碗中的糯米,张仲济也在用眼中偷瞟着。

    李长青可以肯定许英范有很大概率中了蛊毒,但至于这个测试方法有没有效果,心里有没底。

    “嘶……”

    血液滴在碗里,碗中的糯米迅速变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