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乱世逐流 > 第465章 虎啸平阳(五)
    《免費无弹窗小說閱讀==www.22zW.cOM》22中文網

    “我四叔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么?”

    慕容雨托起下巴,苦苦思索。对啊,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慕容恪的存在,对于燕国来说就像是空气一样,现在有个人问你,空气究竟是什么味道呢?难道你会回答一句“香甜可口”么?那种拉低智商和在爱人心中形象的回答,慕容雨怎么也不会去说的。

    “我四叔是一个很亲和,很有魅力的人,他身边的亲卫都很尊敬他,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尊敬,并非是因为权势。所以如果你用一些阴招,可能效果不会那么好。

    比如说派人去邺城散播我四叔会自立的谣言什么的,几乎不会有什么用。”

    慕容雨语气十分笃定的说道。

    赵川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事实上,刚才慕容雨所说的“阴招”,他正想一个个在慕容恪身上试试。

    “我叔父有几个部下,违反军令,要斩首,后来,他就用死囚偷偷的将那些人替换掉,最后放了他们,你觉得这样一个人,他麾下的大军会是怎样的?”

    这样也可以么?

    赵川有些明白了,这位“慕容大帅”,还真是个“心慈手软”的家伙呢。也许正因为这样,所以他在军中很受拥戴,打仗起来的话,士兵们觉得没有压力,反而可以更好的发挥,遇到挫折不会瞬间崩溃。

    “我明白了。”赵川点点头,慕容雨的消息很及时。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慕容恪一个不起眼的缺点。

    他是一个被儒家熏陶,却又不坚持法治建设的人。这样的人,只要他还在,那自然能够整合所有的势力。

    然而一旦他不在了,由于没有严谨的律法,还有执行法律的机制,燕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崩溃,可以这样说,正是因为慕容恪的人格魅力太大,才掩盖了燕国所存在的许多问题和矛盾。

    “你到底明白了什么啊?”看到赵川在卖关子,慕容雨那俊俏的脸上全是焦急。

    “对了,你四叔身体怎么样?”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赵川疑惑的问了一句。

    “还可以吧,身体挺好的,怎么了?哦,想起来了,我四叔一到冬天就有些咳嗽,老毛病了,到春天就好了。”

    会是哮喘吗?

    这似乎是个值得利用的弱点,就算这次用不上,以后也会有机会的。

    看来这一趟是来对了,赵川心中慕容恪的形象已经丰满起来,通过他的一些事迹,反推此人的打仗的思路,这是一种很有效的办法。

    “雨儿,我要走了,估计这一走,等回来应该已经春暖花开,说不定已经夏日炎炎,你要照顾好自己啊。”

    赵川站起身,没想到被慕容雨那柔软的身体从背后抱住了。

    “我冷,抱我去床上。”

    这声音带着魅惑,还带着哀求,让赵川不忍心拒绝。

    油灯熄灭,房间内却响起了压抑的喘息声,经久不息……

    姗姗来迟的赵川,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又少儿不宜的念头抛开,来到了洛阳城的东门,此时此刻,麾下常备的一万将士已经整备完毕,等待检阅。

    孟昶,石越,朱序,诸葛侃,刘轨,沈劲,窦韬……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呈现在赵川面前。

    首战即决战,一战定乾坤!赵川这次决定梭哈,他要将自己的势力范围,延伸到黄河以北的河东,并以薛家为基础,建立一个强大而稳固的前进基地。

    向西,可以威胁长安。

    向北,可以直扑太原。

    向东,可以染指邺城。

    赵川打算以此战大获全胜的威势,让自己正式站上争霸的舞台。

    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他何必要那么着急的出兵呢?

    刚才慕容雨那么主动,那么热情,在被窝里和美人玩心肝宝贝的游戏不好么?

    在洛阳安安稳稳的,多陪一些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带着他们一起玩耍不好么?

    再不济的话,没事钓钓鱼,练练字,写写诗歌什么的,名垂青史也不是什么难事啊!为什么要这么拼呢?

    还不是因为不能放下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拼了命也要往上爬么!

    “将士们,这是决定我们成败的一战。赢了,将来封妻荫子,要什么有什么。输了,现在所拥有的东西都会失去,我们就算回到洛阳,也是在慢慢等死。何去何从,你们看着办,现在出发,去黄河渡口,准备渡河。”

    就算是“大黑熊”孟昶这样的呆人,也察觉出赵川语气当中的严肃,还有决绝。

    连慕容雨都知道,赵川这一去,不是请客吃饭,于是在他临走前百般温存,让他尝尽女人的绝美滋味,用妙曼的身体去抚平对方心中的戾气和对未知的恐惧。

    那些要亲自上战场,甚至要冲在第一线的大将们,又怎么会不仔细揣摩赵川的态度呢。

    “大当家,刚才你的样子,就是我心中主公的样子,放心吧,我们此战必胜!”

    行军的时候,石越一脸兴奋的来到赵川身边,几乎是在欢呼雀跃。

    你这厮也真是,当慕容恪是好玩的啊。

    赵川不知道该说石越无知者无谓也好呢,还是胸有成竹也罢,反正他是不怎么乐观的。

    “大当家,我们的那些秘密武器,鲜卑慕容根本一无所知。所以不妨分兵,示之以弱,先输几场,等慕容恪觉得我们不过如此的时候,再这样……”

    石越凑到赵川耳边,嘀嘀咕咕了半天,赵川的眼睛越来越亮,最后低声奸笑起来。

    “怎么样,大当家,你也觉得很不错吧。木条固定,木板为皮,里面用泥土隔层的简易马车,本来就是对付骑兵的办法,我们不如在河东多修整几日,打造一批简易的车厢,首尾相连,到时候就不怕鲜卑慕容的骑兵了。”

    石越自然不会不知道炸药武器应该怎么用,其实说穿了,最关键的地方,依然是减弱骑兵的速度,让对方不能动起来,然后赵川就能用自己的秘密武器,成片成片的杀人。

    到时候无论慕容恪有多大的本事,再怎么受士兵的爱戴,也没有用。

    成功的关键,在于保密,在于固定思维,因为赵川这种战法已经用过一次,上次是对付可足浑常,只减弱了速度,却并没有使用火药。

    慕容恪一定会想办法克制,说不定直接上步兵也未必不可能。

    一路无事,两天之后,赵川等人带着大军渡过黄河,每人携带三天干粮,轻装上路前往安邑。

    很快,他们就遇到薛家前来接应的人,原来做事牢固老辣的薛强,已经派人在安邑为他们建立了一座简单的大营和粮仓,言外之意,也是在说,你们路过就是路过,虽然有合作关系,但也不要玩“假道伐虢”的把戏。

    这一点,无论是薛强还是赵川,都没有说破。薛强甚至没有找赵川要那些对方承诺过的东西,毕竟粮食是卖的不是送的啊。

    两个人都不是第一天出来混,很多潜规则都是心知肚明。

    赵川赢了,自然会兑现承诺,若是输了,只怕薛强会翻脸,因为那时候洛阳已经没有了自保的能力,无所谓赵川给不给,反正薛家人趁火打劫也不一定。

    所以没必要一开始就把双方的关系弄得那么僵硬,很多话说和没说,结果是完全不同的。

    “大当家,看来薛家似乎也想分一杯羹啊。”赵川四处走动,让麾下士卒们打造马车车厢的时候,石越把他拉到一边,不动声色的说道。

    “看来你是相当笃定咯?说说看,你是怎么想的?”

    赵川看到两个士兵在锯木头,熟练的制作打造车厢的木条,笑眯眯的问石越道。

    “薛家地处河东要道,但却占据守势,这并不是一个可以久守的地方。我在这里转了一圈,不要说是跟建康相比了,就连氐人的长安也不如,跟大当家现在治下的洛阳相比,一个是快速成长的稚子,一个是垂垂老矣的病夫。

    薛强要是还没老糊涂的话,一定会想办法改变这种局面。只是我觉得吧,薛家下一代并没有什么出类拔萃的人才,薛强应该也能看到,他最想做的,应该是找个靠山吧。

    鲜卑慕容跟苻家的人马对决,离河东并不远,薛强应该也是受了些刺激的。”

    石越有这样的见解,赵川丝毫不感觉意外。历史上苻坚手下忠心耿耿又有能力的人,除了王猛,大概也就是这个石越吧,类似于蜀汉的诸葛亮与姜维。

    “明白就好,如果输了,薛家就不会把宝压在我们身上了,到时候,人心难测。别看薛家现在好说话,一旦我们输了的话,他们立刻就会变成吃人的饿狼。

    就算遇到最好的情况,将来洛阳北面,也会变成敌军的跳板,更别说现在洛阳蒸蒸日上,名声已经传出去了,难免会被人觊觎,这里面就包括薛家。”

    知道这么危险,你还玩一把大的?石越也是佩服赵川的胆量。实际上这一次赵川完全可以听调不听宣,无视苻坚的命令,不过对方却依然坚定的出击了。

    似乎是看出石越在想什么,赵川无奈的摊摊手道:“现在啊,我在别人眼里就是块肥肉,等那些人准备好了就会找个借口咬我一口。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展示一下实力呢?”

    原来如此,石越点点头,赵川的话非常有道理。你知道自己厉害,但是别人不知道,与其等着对手打上门来,还不如主动走出去,在他人地盘上展示自己的实力,不是更好么?

    “石越,走,我们过那边去。”赵川压低了声音,把石越叫到一片小树林当中。

    “绛邑县或者临汾县,你觉得哪个地方会是决战之地?”

    石越本身就是关中人,对北方的地理很熟悉,这两处地方,来之前都做了功课的。

    慕容恪若是不动如老狗,那么决战之地,一定是临汾县。若是他主动出击,那决战之地,就很可能在绛邑县了。两地相距百里,绛邑县是平原,而临汾县是水流汇聚之地的邱泽。

    赵川现在的意思很明白,猜一猜,慕容恪会把战场选在哪里?

    临汾县以北不到百里就是慕容恪和邓羌大军对峙的地方,这位威震天下的名帅,难道会等着赵川的刀子捅到后背?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临汾县适合埋伏,但不利于鲜卑骑兵展开和机动。绛邑县一马平川,却难以设伏,如果你是慕容恪,你会怎么选?”

    赵川的问题,石越难以回答,因为两个地方都是各有利弊的。

    “要不要赌一把,我赌慕容恪会在绛邑县明刀明枪的展开,等着跟我们决战,你信不信?”

    石越想说不信,因为兵者诡道。但看赵川如此笃定,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慕容恪对他的铁拐子连环马非常自信,一定不会放过施展的机会。至于跟邓羌对峙,那很简单,连续几天,军队都带出去拉练,往往复复让人摸不着头脑,最后趁着夜色,不打火把,留下万人留守营地,广竖旗帜就行。

    历史上刘裕的却月阵,就是在水滩边完成的,杀得3万鲜卑铁骑丢盔弃甲,彻底惨败。慕容恪应该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赵川分析了下慕容恪的战例,三藏口(今河北承德)之战,破高句丽之战,与冉闵的安喜之战,与鲜卑段氏的广固之战,发现慕容恪指挥的战斗,并非那么精确小伤亡,期间失误不少,甚至还有开局不利的情况。

    但最后都在他的大局观思维之下,成功扭转颓势。

    这一次的平阳之战,什么是大局?对于双方的主帅来说,打掉对方的援兵,就是最大的大局。

    把赵川灭掉,慕容恪就可以迂回到太原,跟苻黄眉合兵一处对付邓羌,而无须担心赵川抄他后路。

    所以赵川认为慕容恪不会派一支偏师过来对付自己,而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慕容恪会亲自上阵,用最强的杀招,送赵川上路。

    只要能想明白这一点,那么慕容恪会怎么排兵布阵,会选择哪里作为决战的地点,也就清楚明了了。

    “石越,你听我说。出发的时候,我们分兵,我只给你一千人,带着秘密武器走,我会作为诱饵待在军中,更慕容恪正面较量,然后你就这样……”

    赵川凑到石越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

    (本章完)

    【百度搜索 m.22Zw.cOm  22中文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