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乱世逐流 > 第409章 新时代在等着你
    “其实并没有分开多久,但这次见到你,却有沧海桑田之感。话说我比你大几岁?大几岁来着?”

    郗超习惯性的摸着自己的八字胡,看着赵川,倒是真觉得自己有些老了。

    他比王猛小一些,大概二十五六的样子,赵川十八岁不到,叫他大哥也行,叫大叔也不是不可以。

    每一次见面,赵川都会让郗超觉得,自己又老了十岁,这个年轻人,往上爬的速度实在是有些让人害怕。

    “你没有去洛阳,这让我觉得很欣慰,毕竟你惹桓公不快,还得我来擦屁股,谁叫我们是亲戚呢?”

    郗超的话半真半假。

    赵川如果现在出现在洛阳,桓温确实会很不高兴,也会找赵川的麻烦,郗超也不得不站出来灭火,这是事实。

    不过说是因为他们是亲戚就这么做,那也太扯淡了一点!

    淑文是郗超的庶出妹妹,郗道茂是郗超的堂妹,这关系怎么说呢,说远也还有点远。

    更何况,郗超是个连亲爹都能坑死的人物,公私分明,为了公事,亲情是不会顾忌的。刚才那话说得可真够虚伪的。

    “我对桓公一向都是很尊敬的。”赵川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郗超看在眼里,却不知道该怎么回。

    相互利用嘛,不就那么回事么?

    桓温篡位,需要赵川在洛阳这个地方拖住胡人,等晋国资源整合完毕之后,他就没有用了,这就好比是历史上几十年后的刘裕北伐一样。

    而现在,哪怕知道赵川这厮不是什么好鸟,好色(其实赵大官人性情还好,只不过女人很多让人误解)不说,野心还颇大,脑子里离经叛道的思想藏了很多,不好驾驭,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

    利益联合的盟友,比靠着友谊联系的朋友,关系要稳固得多。

    “呃,其实今天来呢,是有一件事要拜托你。晋国中枢的朝臣,要来参加洛阳的祭祀大典,所以这些事情就麻烦你安排一下了。”

    尼玛,原来是搞接待啊,真是他喵的混账,东晋的朝臣,凭什么要自己去接待呢?这难道不是桓温该做的么?

    “赵川,你从秦国来,故乡算是长安,桓公很担心你跟苻家的人沆瀣一气,所以接待晋国朝臣的工作,必须你来做,而且要大张旗鼓明白吗?

    你要让天下人都知道,你是桓公麾下的人,以后出手对付桓公,就会被人唾弃,明白吗?”

    郗超的语气已经转向严厉,说得很明白,这就是投名状,没有让他当众屠杀胡人,已经算是很仁慈了。

    赵川心中暗想,其实桓温还不算特别卑鄙。比起他的小儿子桓玄,桓温还是个有操守的人,甚至比晋国大多数世家中人有操守。

    篡位啊,夺权啊什么的,都是无解的,换谁都会这样。

    “我明白了,那么两天后,我和桓公会一起过来,到时候,你带着大军移防洛阳吧,到了那里就别走了。

    汜水关以西,潼关以东,都是你的地盘,当然,你守不住的话,神也救不了。”

    这算是最官方的承诺了吧,赵川暗想,桓温其实也是包藏祸心,快点把苻坚送上长安那个位置,减轻西线的压力,已经是当务之急的事情了。

    郗超公事公办,并没有多说什么。这个桓温麾下第一谋士,显然肚子里的货比他展现出来的要多得多。

    两人来到汜水关城墙,郗超似乎是酝酿了很久,看着城关外一片荒芜的景色问道:“桓公回归建康之后,一个新时代就要开启,你准备好了吗?”

    郗超说得不错,南北对立的时代就要来临了,从此以后,自战国以来东西(东边六国VS西边秦国)对立的局面,再也不复存在,而南北对立,则成为历史周期律的一部分,一直到新中国成立,才打破这个怪圈。

    可能时代车轮的路径,郗超还没有完全看透,但也敏锐意识到了变局。

    “我会好好过完每一天,不会虚度光阴的,你放心吧。”

    很多话赵川不能说,不过,也是该勤奋一点了。

    郗超走的时候深深的看了赵川一眼,这位桓温手下第一谋士,策划了历史上桓温中期后期几乎所有的大小行动,无论内外,无论是检地还是北伐。

    最后一次桓温北伐,也是因为膨胀的桓温没有听取郗超的意见,才会导致失败。但回来以后,郗超连续用计谋夺取了几大世家的兵权,桓温的统治力度反而增强了。

    “希望以后,我们不要在战场上相见,就像我以后不想在战场上遇到谢玄一样。”

    看着郗超离去的背影,赵川喃喃自语的说道,话是这么讲,但他也知道,很多事情是难免的,如果以后谢玄被自己杀死,那谢道韫会不会悲痛欲绝?

    乱世的规矩……真的让人很无奈。

    郗超走后,赵川去看望了一下去薛家之前跟自己疯狂造小人的淑文和萧家妹子萧文寿,很可惜,两人都没有怀上,不过赵大官人也平安返回,只能说无悲无喜。

    深夜和这两女一番“激战”之后,三人都兴奋得睡不着觉,爬起来坐床上聊天。

    “小妹,你们萧家以前是怎么生活的?”

    萧文寿没想到赵川会问她这个,不过还是想了想说道:“我不太管家里的事情,不过以前淮南的地多,又没有人,萧家寨的人其实并不缺粮食,只是战乱很危险罢了。”

    这年头北方土地矛盾并不突出,因为,这块地是你的,或许明年就是别人的了,流民居无定所,没有什么地方能一直待下去的。总体而言,还是不断向江左迁徙。

    按萧文寿的说法,萧家寨也是迁徙过好几次,每次都跟当时的战局息息相关。

    “淑文,你呢?”

    淑文乖巧的在给赵川揉肩膀,像个温柔的小妻子一样,她在赵川的诸多女人中年龄最大,比谢道韫年龄都大,还是个寡妇,所要求的也最少,最体贴赵川。

    “我先夫,是谢家的庶出,也是庄园的管事,我生活中有段时间就是过那样的日子。江左田地归属都很固定,除非向南开荒。有时候庄园周边的土地收成很差,我先夫还会去接济一下。”

    听淑文的语气,江左绝非王道乐土。

    赵川点点头。

    这年月,人口资源和土地资源分配极为悬殊,东晋人多地少,黑户口还多,根本不知道有多少隐匿户口,人民生活相当困苦。

    而北方土地大片荒芜,流民居无定所,自然也懒得打理田地,纯粹看天收。

    “我想给你们找一点事情做,听我慢慢讲来。”

    赵川跟淑文和萧家小妹讲述了自己的设想,淑文一脸古怪的问道:“你是想让我们当书记?专门给你记录法令?”

    赵川的想法太大胆,其实淑文只是想负责家里的杂务,她要得不多,竞争对手也太强悍,属于无欲无求的类型。

    “你们都读书识字过,比很多人都要强,就当是为天下人做点事情了,可以吗?”

    萧家妹子点点头,她也不想太无聊,希望能发挥自己的作用。按这年头的观点,女人就是为了生孩子而存在,历史上的谢道韫都不能免俗,这样看来,赵川对她们真的很不错。

    “我的一些想法,属下人可能无法接受,所以我能信任的只有你们。等以后发展壮大了,这样的状况才能改变。”

    赵川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为什么要教王孟姜数理化呢?因为那是他的女人,两人会组成家庭,睡一张床,生儿育女,以赵川跟王家小妹的感情来说,大概要等其中一人死去,他们才会分开。

    有什么能比这样的纽带更牢固?

    换成属下的话,那人知道知识无价,将来大有可为,说不定学到了以后转身就去投桓温去了,他赵大官人找谁哭去?

    政权草创就不能没有法度,法令在酝酿的过程中,不能泄密,有谁是绝对可靠的?

    只有将来建立起一个牢固的利益共同体,这些事情才能交给手下做,而且得严密监视,丝毫不能懈怠。

    “这个是……《婚姻法》?”淑文看着赵川在白纸上写的三个字,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男人。

    赵川女人这么多,居然要颁布《婚姻法》,这是天下最可笑的事情了。

    “男女人伦,乃是最正统,最需要约束的事情,一夫一妻制,不可更改,当然,想当皇帝的除外,比如我。”

    赵川的无耻,让淑文和萧家妹子哈哈大笑。

    比起世家里的阴暗内幕,赵川的作风只能说直率,更何况,他还是讲规矩的,谢道韫被竖起来了,其他女人都是略低一等的存在。

    “《专利法》?这是什么?”比起那个通俗易懂的《婚姻法》,现在这个就有些难懂了。

    “简单的说,就是奖励工匠的制度。”

    “那这个《土改法案》呢?”

    “分田地的。”

    “《商业法案》呢?《税收法》呢?”

    “累了,不解释了,快睡。”

    一问一答,赵川已经在桌案上写了十几张纸,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涵盖的范围很广。

    他打了个哈欠,刚才跟淑文她们在床上折腾很消耗体力,现在又从事了脑力劳动,赵大官人不出意外的困了,这么玩,铁人也扛不住。

    而淑文和萧家妹子反而兴致盎然!她们感觉触摸到了中枢的核心,天下政令出于此的感觉,怎会让人不兴奋呢?

    于是她们来到萧家妹子的房间,彻夜长谈,把赵川一个人晾在一边,几乎到天亮才睡着。

    第二天,她们睡过头了没有起床,赵川却是把长安君,苏蕙,郗道茂等人都召集在一起商议《府兵法》!

    果不其然,不学无术的长安君没话好说,身怀六甲的郗道茂心思不在法令上,而小苏蕙,却是和赵川意见相左!

    “世道崩坏,人心不古,你把土地跟士兵联系上,完全是一种本末倒置的做法!据我所知,这年头无论是鲜卑慕容,还是晋国世家,都是采用的募兵制,你这个什么府兵,完全就是……

    对,借用你常说的话,就是在作死!”

    没有性格温和的“人妻”淑文打圆场,赵川跟苏蕙果然吵起来了。

    “你不懂,有恒产者有恒心,府兵的忠诚度和韧性,不是那些招募来的士兵可以比的,这是以后的家底。

    首先,我们要建立的,是洛阳军府,军府下先设立四个鹰扬府,汜水一个,弘农一个,北洛河一个,南洛河一个。

    将来还要建立河东,潼关,荥阳等鹰扬府,由军府分配土地。”

    看到赵川说得头头是道的,苏蕙气也消了大半,很明显,赵川是成竹在胸。

    这时,长安君小声在苏蕙耳边说道:“川哥哥人很好的,你以后要跟他睡一张床,天天吵架,那还不得烦死?”

    苏蕙被说得小脸一红,假意咳嗽了一番说道:“好吧,你说说看,府兵有什么不一样的。”

    “府兵制的特点可以简单概括为,平时为民,战时为兵;兵不识将,将不知兵。”

    “还有呢?”苏蕙听出了点意思,她没想到赵川这么早就开始谋划那么远的事情了。

    “将土地和兵员绑定,一片土地就要出一个兵或者几个兵,无论所有者是谁,具体的我还在想。”

    历史上的府兵制,害处也很多,赵川并不打算照单全收,他有自己的想法。

    “咳咳咳!”郗道茂咳嗽了一声,大家这才注意到,大世家的女子就是不同,赵川和苏蕙争吵的时候,郗道茂已经把两人争论的观点记录下来了。

    “今天先别争论了,你们帮忙记录吧,我说,你们写。对了,长安君,你还有别的事情。”

    为了从文化上“消灭”鲜卑族,赵大官人可是包藏祸心的。

    长安君一脸懵逼的看着赵川,不明白对方要玩什么游戏。

    “你们那边,应该有不少鲜卑贵族会说汉话了对吗?”

    针对赵川的问题,长安君点点头说道:“确实如此,不过很多一线的骑兵还是不会。”

    “这样,你和苏蕙两人,编一本鲜卑语和汉字的对照吧,这样会便于将来学习汉语。”

    哈?

    长安君,也就是可足浑岚,跟苏蕙都愣住了。很快,聪慧的苏蕙就明白赵川想做什么。

    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孔子在《春秋》里面已经说得很清楚,赵川希望以长安君为纽带,“消灭”鲜卑慕容!

    他果然不是个只看脸的好色之徒!苏蕙暗想,长安君如果长得极丑,说不定赵川都会捏着鼻子跟她睡,谁让人家来头大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