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超时空学校 > 第十九章 一言不合就得斗个你死我活
    “啊!!!”看到一把利剑直直的将吕阳的头部一分为二,然后左右两侧的头部歪歪扭扭地向两边软了过去,江峰引惊恐的大叫了一声。

    “希姐!吕阳前辈他?!”第二个反应是马上询问自己身边的木希究竟发生了什么。

    “唉…”没想到木希叹了口气,伸手指了指江峰引头顶的上空。

    江峰引抬起头看去,一把和之前劈开吕阳头部的利剑一模一样的剑自天而降,从他的眉心直直的刺了进来。

    “……”长剑在接触到江峰引眉心的瞬间消失不见,留下江峰引保持着抬头向上看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你看看你,又成功祸害了一个人,而且又是你的后辈。”木希无奈的跟一旁头颅分成两半的吕阳,看见他毫无反应,于是用脚踢了踢他,“喂!装上瘾了是吧?”

    吕阳动了动,然后抬起双手把已经被分成两半的头颅摁在了一起。过了一会,脸上那一道将头部均分的伤痕已经消失,他摸了摸自己之前伤痕的部分,然后摸着自己下巴,“嗯~…情况有点不妙啊…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半年之内的损伤程度应该就会达到腹部了。”

    说着挠了挠头,发现自己的头发被木希系成好多的小辫子盘在头上,不由得笑了一声,“这样子看来我这次发型可以维持好一段时间了…嘛!看看你这次给我带了什么吃的过来?老实说,今天真的很饿啊!”

    木希招了招手,一根冰柱从地表升起,带着放在那部分的便当包裹伸了过来。

    “做了一点鱼料理,还有几个饭团。”打开便当盒,在盒子的一侧整整齐齐的摆着三个饭团,另一侧的空间用冰块冰封着。

    “哇哦~好久没吃到你做的鱼料理了!我一定会好好享用的!”吕阳双手合十,然后拿起了一个饭团吃了起来。

    “……”木希打了个响指,一个由冰组成的拳头从背后不知道多远的地方带着呼啸声直勾勾的印在了吕阳的脸上。

    “唔…”吕阳一仰头,两道鼻血从鼻孔中缓缓流下,他看着木希,“诶?”

    “诶啥诶?我每两次给你送的时候都会给你做鱼料理的!你还‘好久没吃到’?啊哈?”木希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那么,这次小疯子会在里面持续多久?”

    吕阳看了江峰引一眼,注意到他手中握着的斩魄刀,“应该会比你更久。”

    注意到了吕阳的眼神,木希问了一句,“我要补充一点,虽然小疯子拥有斩魄刀,但是他在你的领域里面,只有两边袖子被剑气割开…”

    “嗯,”吕阳点了点头,“我注意到了你说的那个地方,不过你还是有一点没有注意到,那就是他袖子上的割痕不是从外向内,而是自内而外的…”

    “你是说!?”木希瞳孔猛然收缩,“小疯子的剑术修为…”

    “嗯,可能比我更强。”

    “怎么可能!”木希满满的不相信。

    “那就看看等会他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吕阳拿起一个饭团递了过去,“来,一边吃一边等着小疯子。”

    ……

    “有人吗?”江峰引双手做喇叭状放在嘴边,“有人在这儿吗?”

    他四周全是白茫茫的雾气,就像是黑暗降临一般。

    “不过在希尔特,不会存在暗黑双翼,所以这些不是黑暗,对吧柚子?”江峰引问道。

    然而过了好一会儿,柚子那熟悉的声音没有响起。

    “柚子?”江峰引左右找了一会,没有发现柚子在哪里。

    “诶?难道柚子没有和我一起进来这个地方吗?”江峰引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上面没有任何伤口的痕迹。

    可是自己明明是在被剑刺进额头之后才来到的这个地方,而且吕阳前辈也…

    一想到吕阳那被利剑一分为二的头颅,江峰引不由得暗搓搓想到:难道自己已经死了?而这里是地狱吗?

    旋即他又否认了自己已经死亡的这种猜测——自己既然还能有这种自己已经死了的想法,那么就证明自己还活着。

    就像在做梦的人不会产生自己是否在做梦的这种想法…嘛…不过听说也有很多人在梦里能有这种意识…

    “算了,”江峰引甩了甩头,把自己是否已经死亡的念头甩出了脑海,“这种时候…嗯?浅打?”他这时候发现自己的斩魄刀一直悬挂在自己腰间。

    在发现这一点后,他急忙想要唤出系统,试一试其他装备,结果没有任何反应。

    “装备无法使用,能量结构分析也无法使用,倒是斩魄刀还在这里…”江峰引抽出了斩魄刀,凛冽的剑气自刀锋散发出来,满天飘荡。

    在浅打出鞘的瞬间,江峰引身体四周的白雾迅速散去,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座瀑布前方。

    “哈哈!又有人过来了!让我试一试这一次的怎么样!”熟悉的声音从瀑布顶端传来,江峰引眯着眼睛看了一眼。

    一道人影从瀑布上一跃跳下,在江峰引莫名其妙的目光中,人影距离他越来越近,直到江峰引能够看清他手里那一把闪烁着森森寒光的短刀。

    “吕阳前辈?!”江峰引发现来人就是之前头部被利剑劈成两部分的吕阳,顺便身体微微一侧走出了吕阳短刀的攻击范围。

    “…说实话前辈,你这样的死鱼眼不适合这样的表情,我觉得你比较适合那种挖着鼻孔,然后用手指弹出去的角色。”江峰引看到抬起头的吕阳脸上充满着轻蔑的笑容,他不由得说了句。

    “哈!”像是没有听到江峰引的话语,吕阳右脚用力一蹬,一道清晰的脚印留在了原地。

    “干嘛!”条件反射般,江峰引举起浅打格挡住了吕阳手中的短刀。

    “不错!还是用剑的!”吕阳在看到自己的短刀被格挡下来,不由得夸了一句,“杀了我,或者被我杀死,你才可以离开这里。”

    “诶?”江峰引一脸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可不要太轻易就被我打败了,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