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往事 > 第一百一十二章,刘三儿的经历
    在未入大周门之前,刘三儿只是蔡国境内一家镖局的一个小小账房。日子虽过得下去,可若想大手大脚的花销,是完全没能力的。

    眼看着镖局里的那些有外快可赚的镖师、趟子手一个个出入酒楼花坊、赌场妓馆,过得潇洒快活、风流自在。作为一名正常的正值热血燃烧岁月的青年人,刘三儿若说不羡慕不嫉妒,别说其他人了,他自己都不会信的。

    但羡慕归羡慕,刘三儿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自己是多大的杂鱼能打多大的晕圈。他更清楚腰里没铜不敢横行,手中无银哪能发荤的生存铁律。

    凡俗世界和修真者世界从本质上讲是一样的,银子和拳头到哪都有自己的道理。没有这两样,别说去外面快活了,就是在自家镖局里都处处受人白眼。

    拳头和银子向来相辅相成,若你拳头够硬,那么你在哪里都能吃得开,只要不去得罪那些招惹不起的家伙,能来银子的门路就多了去了。反之,若你拥有万贯家财,想让拳头变硬,门路也很多,不管是请武林高手做保镖,还是自己买秘籍找师傅都是轻而易举的。

    只是这两样刘三儿一样都没有,且没有的十分彻底。若平日里忍气吞声些,想得再开些自然一切无事,偏偏他看多了各类风物传记,心中不免生出些许志气。他总觉得凭借自己的努力能够找到一条让自己日子过得舒服起来的路子,但他一没有有权有势的得力亲戚,二没有做生意的资本和门路,却是犯了难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水有入海之途。

    经过半年的研究和琢磨,刘三儿总算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可以迅速发家致富甚至成为巨富的路子——盗墓。

    盗墓在当时的蔡国盗墓圈里暗称为借货,说白了就是借死人的东西。虽然听上去有些缺德,但却确实是一种一本万利又风险不大的行当。从书上和道听途说的传言来看,这个行当造就了蔡国乃至附近国家的多个富豪。且这些人大部分都能够善始善终,并没有如有些传言里一般死于非命,或者遗祸子孙。

    发财的办法是找到了,但刘三儿一来胆小,二来手脚不利索不会武功,三来没有一点借货的经验或者这方面的知识。

    这三个问题每一个对借货人来说都是致命的。所以,他想了很久却一直不敢付诸行动,只能默默的将所有念想藏在心底。

    后来,镖局里的一个绰号老四的趟子手赌博欠了一屁股债,被债主逼的四处借钱。借到最后,连平日里不怎么打交道的刘三儿他都要跑来碰下运气。

    这个老四是镖局里为数不多的没欺负过刘三儿的趟子手之一,为人还算正直,身手也说的过去,反正以刘三儿当时的实力便是三五个一起上也拿此人没办法。

    如此缺钱的两个人相遇,就像是两只饥肠辘辘的灰狼,自然要共同寻找猎物了。他们一拍即合,决定一起发回横财。老四负责所有的体力活,刘三儿则把除体力活之外的诸如工具准备、地点勘查等活包下了。他们还共同立誓两人不伤害彼此,同甘共苦永不背叛对方。

    由此,刘三儿开始了自己的盗墓生涯。他首先刻苦钻研了两个月与殡葬有关的知识,又和老四共同出资由老四出马去买来了一件十分可能存在的王爷墓地址,以及墓葬的内部构造图。这座墓因为年代久远,所处的位置又太过偏僻,加上墓主人生前并不是亲王一类位高权重的蔡国重臣,又似乎是遭到同族的暗算而死的,不可能有什么值钱的物件陪葬,因此在老牌盗墓者眼中毫无吸引力可言。但对于新人来说,这个墓无疑是个刚入行者绝佳的练手机会。

    全部准备妥当后,他们两人分别向镖局告了一个月的假,便准备好工具向预定地点出发了。

    一切都很顺利,他们在那个王爷的墓里借出了小半袋子的金银器皿、玉石宝珠,虽然说不上多,东西很多还破损了。但凭借这个,加上两人平日在镖局的收入也足够他们过上好几年的爽快生活了。

    他们原本的计划是把借来的货都拿到其他国家出了,再干几票大的远走高飞。但来的时候他们走了弯路加上勘测和下地已经花去了二十多天,时间上不允许他们立刻改道去别国。于是他们只得先返回镖局并暂时平分了所有物件,商量好一遇到合适的时机就把货出了。

    出货前的那段时间,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刘三儿就会将门反锁,再把分来的物件取出来,在屋子里一一摆开,边查阅资料边待价而沽。

    每个夜晚都在计算自家暴涨的财富中度过,若说不让人高兴,那是不可能的。想必在座的众人很轻松便能理解那种刺激和兴奋,并对刘三儿所说的经历有所认同。

    ……

    整个故事里唯一的问题是,盗墓这门活计本身在正道人士眼里是为人所不齿的,而在座的无一不是正道人士,因此故事到这里并不能就结束,还需要有提现善恶有报的地方,只是这些跟高兴都不沾边,如果没人问也就不用说了。

    但很多人天生就好奇,你越不说,他便越想知道。

    “刘师弟,你能不能再往后讲讲,比方说你那次盗墓所得共计折合多少银两,实际得了多少?都是哪些人在买这种地下的东西?你们随后又光顾了多少墓葬,搞到了多少宝贝?”李计忠首当其冲,问的问题也应该是在座的都关心的。随后,他又感慨说:“师弟不要见怪,我等虽都是修真者,但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修行上,其实无趣的很,还是那句话,修真之后的这些年真无聊啊!”

    “这个嘛…其实那是我第一次盗墓,也是最后一次了!”刘三儿犹豫了一下,并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继续说下去:“因为不久,我便遇到了修真路上的启蒙老师,并跟随了他!”

    这话说得相当漂亮,但却更加勾起了在场诸人的好奇。

    众人好奇的自然是刘三儿拜师的过程,这也是刘三儿在编纂故事时最煞费苦心、伤脑筋的地方。

    “哈哈…诸位师兄有所不知,那次的事情过后,我虽然分得了不少冥器,按照当时的市价折算成银子最低也有**百两了,这对我这样一个年俸只有八十两的小账房来说可是一笔巨财。”话到这里,刘三儿不免咽了口唾沫:“本来等到有合适的机会把货一出,再稍微洗白一下,银子就能干干净净的落到自家钱袋里随便享受。但想不到很快就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问话的是包啸杰。他的眼睛微微眯着,显是在做猜想。

    “呵呵…老四那家伙没耐住寂寞,我们回来没多久,老四那家伙就不听我劝告的出去又赌了,他没了银子以后又被人逼急了,自然要把那些物件拿出来抵债,人多眼杂被有心人告到了官府。”

    “告到官府了!那以师弟当时的凡人身份可很难脱的了干系啊!”大师兄曹阳山打断说。

    “师兄所言极是,老四那家伙进去后很快就全招了,害的我也成了官府缉拿的对象。幸好我提前感觉不对,逃出了镖局并在路上有幸认识了我的启蒙老师。”说道此处,刘三儿眼里显出些许光彩:“哎,当时我并不知道他的修真者身份,以为只是一个眼神稍微犀利点的赶路老头。可他一眼就看出了我身上背有冥器,并劝我向官府自首,还说有门路可以保我没事。我当然不信了,但在他展露出一手一丈多高的火弹术后,我知道自己遇到传说中的仙师高人,也不知道他已经暗地里看过我拥有修真者灵根了,便央求着要拜他为师。而他还是那一套,让我先自首了再说。我考虑了一晚上,想着反正就算逃走也是早晚被抓到,不如堵上一把,于是便将信将疑去了官府,上交了所有借来的冥器还主动认了罪。”

    “嘿嘿…盗窃皇家墓葬的罪责在凡人国度里虽说不上十恶不赦,也能称的是大罪了。可在我启蒙老师的操作下,我居然摇身一变,成了捡到皇室遗物又主动上交的良民。那是我第一次见识到修真者在凡人中的强大话语权,黑的能变成白的,白的也能变成黑的,挺震撼的!”刘三儿笑了笑说。

    “既然师弟主动上交皇室遗物,又成了良民…哈哈…那怎么着也要给点奖励什么的吧!”付宜昌问道。

    这应该也是众人的问题。

    “嘿嘿…当然有了!”刘三儿苦笑着说:“五百铜钱外加一块毫无价值的良民玉牌,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