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石矶 > 第136章 坐井观天
    夜色正浓,雨后,寒气漫海,白茫茫一片,一叶苍舟,随波浮沉,苍舟之中,寒烟弥漫,透人衣履,侵人体魄,不仅仅是寒气,还带着雨煞,寒澈刺股,雨之祖巫降雨,煞意十足。

    “阿嚏……”

    “阿嚏……阿嚏……”

    不知是谁打的第一个,接二连三都来了,都说喷嚏这种东西是会传染的,就连石矶都觉得鼻子痒痒,“阿嚏……”一个喷嚏打出,竟然有神清气爽的通畅。

    “哈哈哈哈……”

    一船大小看着彼此红通通的鼻子放声笑起来,一个喷嚏将大家打成了一团,石矶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亲切,大家之间的距离拉近了,石矶突然有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想法。

    石矶轻轻一笑,抬手一指,一堆木柴出现在大家面前,石矶蹲下取过几根搭在一起,一个响指,“轰”火燃了起来。

    “哇!姑姑好厉害!”十二月小兔子非常崇拜的看着石矶,眼睛充满了梦幻的雾气。

    “啾啾!”小小瑰丽的蓝眼睛更是死忠。

    “嗷呜……嗷呜……”啸天很狗腿的叫了两声,这是一只极其势力的狗,它很清楚这条船上谁是老大。

    石矶对大家招手,道:“来,我们一起将火烧起来。”

    “好耶!”早已跃跃欲试的小白兔跳过来,抓起一根木柴就往火堆里扔,却被石矶拦住了,“像姑姑这样,围着支架将木柴架起来,这样火才会越烧越旺。”

    “哦。”十二月听话的点了点头,瞅瞅石矶又看看火堆慢慢将自己手里的木柴放在了火上,“姑姑,烧着了,烧着了,小十二的烧着了!”小白兔开心极了。

    小小叼着根木柴小心翼翼的放在火堆上,看着自己那根木柴烧着了,小家伙宝石般的眼睛蓝得可以滴出水来,开心。

    “啪!”

    啸天将一根木柴丢到玉鼎脚下,兴奋的嗷呜起来:主人烧火!主人烧火!

    玉鼎无奈一笑,捡起啸天给他叼来的那根柴火走到火堆前蹲下将柴火架了进去。

    “嗷呜……嗷呜……”烧着了,烧着了。

    黄龙好奇的拿着木柴看了半天才笨拙的塞了进去。

    “第一次烧火?”

    “嗯。”黄龙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黄龙伯伯,我也第一次耶!”兔子兴奋的对黄龙说道。

    “啾啾……”我也第一次。

    “嗷呜……嗷呜……”第一次,第一次!

    石矶眉梢一挑,笑着说道:“还有一个第一次的。”

    “嗡嗡嗡嗡……”我我我……第一次!

    石针一被放出,就叫嚣起来,其他人的声音都小了。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柴火越加架越多,篝火越烧越旺,真是众人添柴火焰高,耳边听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大家的心火热了起来,火焰将大家烤得暖烘烘的。

    石矶手指连点,七个蒲团围成了一圈,大小都有,就连石针都有,石矶坐下,取出茶具,引火烧水,四十年来她第一次取出不死茶,这代表着一种认可,人言,百年修得同船渡,他们同舟共济快三十年了。

    大家患难与共数十载,这种情谊是很珍贵很难得的,也值得信任。沸水引入,茶香弥漫,众人直觉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舒坦透了,好似尘垢被清洗。

    “黄龙道友。”石矶两手敬茶。

    黄龙鼻子发酸的看着石矶,他实在没想到石矶会将第一碗茶给他,而且是如此的郑重。

    “谢道友!”黄龙双手接过。

    “玉鼎道友。”同样是两手敬茶。

    “谢道友!”

    “你的,小十二。”

    “谢谢姑姑,好香……”

    “小小。”石矶将茶放在是小青鸾跟前。

    “啾啾……”小青鸾感动极了,她非常清楚不死茶的珍贵,她的命就是主人用不死茶救回来的。

    “啸天,你的。”石矶将茶盏放在了小黑狗面前。

    “嗷呜!”小黑狗吸着鼻子,抱着爪子作揖,它的小命,它脖子上的鱼目珠都是她给的。

    “嗡嗡嗡……”我的我的,石针一直在石矶耳边嗡嗡着。

    “你的。”石矶将石针那碗的盖子揭开,道:“喝吧。”

    石针一头扎入了茶碗,石矶盖上盖子,茶盏中的云团一点都没溢出。

    小家伙们的茶已经下肚,一个个陶陶然,黄龙玉鼎却端着茶盏等着石矶。

    石矶端起自己的茶盏遥敬二人,两人急忙回敬,三人都没说话,一切都在不言中,石矶揭开茶碗,看着凝而不散的茶雾,其中隐隐可见脉络,石矶轻轻一吸,茶雾如龙钻入她琼鼻……

    云里雾里,她好似又回到了白骨洞中,坐在古茶树下抚琴,百年来,她有太多的心事无人倾诉。

    “刺……”

    石针划破茶盏飞了出来。

    “嗡嗡嗡嗡……”还要还要!

    石矶被打断美梦不悦的伸手一弹,轰隆一声,弹指惊雷,指尖显星,一颗凶星乍现,石针早不知被她弹到哪里去了。

    石矶失神的看着自己的青葱手指,“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见大家都沉浸在茶境没有醒来,石矶一口喝下茶,起身走到船边,她五指并拢,手刀轻轻划过,风浪齐刷刷割开,大海划开一个平滑的倾斜海沟,深不可测。

    石矶回到原处坐下,拿起一根木柴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动火炭,看着跳动的火焰,她想起了那段伐木制琴的岁月,一百多年她四处奔走,穿山入林,竟然一点不累,不仅不累,还乐在其中,就为一张琴。

    那是一段幸福的时光,随心所欲的做自己喜欢的事,哪怕荒唐也开心,开开心心伐木,开开心制琴,那是一段纯真的岁月,她就像坐在井里的青蛙一样,看到的天就那么大。

    “坐井观天其实没有什么不好的,干嘛要告诉青蛙外面的天有多大?要是井太深,青蛙跳不出,岂不是很痛苦?即便跳出来,看到又如何,能像鸟儿一样飞吗?”

    “青蛙离开井就会快乐吗?更何况鸟儿看到的也不过是一方天空,就像这西北海的鸟,它们永远飞不出西北海的天,它们也是一群坐进观天的青蛙,白骨地界是井,西北海是井,洪荒大地难道就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