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龙之少女 > 正文 第363章 瓦格纳
    巍峨的霜叶城堡就像是一座城中之城,紧邻训练场的土地上,一座座精巧的二层小楼错落有致的排列着。

    厚厚积雪下露出的一小片湛蓝色瓦片,一如未曾被阴云覆盖的晴空。玻璃窗上细碎的霜花,被吹拂着窗棂的冷风雕琢成精美绚丽的花纹。

    正值守卫城堡的骑士们日常训练时间,不远处的训练场中时不时的传来一声声斗气搏击的巨响,间或还伴随着一阵大地的轻颤。

    不过,显然这片居住区已经被特殊魔法阵加固过,就算每天都要震动这么几下,居住在其中的人们倒也没觉得哪里不对。

    眼下就有一名小妇人眼疾手快的扶住差点因为震动而掉下方桌的瓷杯,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轻抚着已经隆起颇有些规模的腹部开口道:“你那个不靠谱的父亲,刚回来连早饭都顾不上吃就去见公爵大人啦!你以后可千万别像他一样,整天想着打啊杀的,忙起来连家都不顾。”

    虽是在抱怨,但小妇人的语气中却听不出半点不满,反而更像是甜蜜的自言自语。

    “吱呀~”

    就在这时,楼下的大门被从外面打开,同时还伴随着瓦格纳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哈!我好像听见有人在背后说我帅?”

    这句是他从大小姐那时不时蹦出的奇异语句中学来的一句,此时用出来只觉得无比贴切。

    “要死啦!”小妇人听到笑声,先是面色一喜,但立马又强行绷起脸来:“拉克索斯你这个厚脸皮的哪里帅了?明明是半年不见又……又变丑了!”

    “哦?是吗?我怎么没发现?”拉克索斯·瓦格纳三步并作两步顺着楼梯就窜上了二楼,一把搂住小妇人的肩膀:“大小姐总是说‘情人眼里出美人’,虽然我不是什么美人,可我身强体壮啊!你说是不是?我亲爱的妻子尤希比亚。”

    被一把抱住的尤希比亚,脸颊刚好贴着瓦格纳的胸膛,听着自家丈夫坚强有力的心跳,还有耳边那一语双关的情话,她一下子羞红了脸,声音也不由自主的低了下来:“当着孩子的面,还这么没大没小的……哼!还没出生就要被你教坏了!”

    瓦格纳则两眼一翻:“哈?我拉克索斯·瓦格纳的孩子将来可是翱翔天际的雄鹰,这有什么?如果是男孩,就应该像他父亲我一样勇猛无畏!嗯!杀人不眨眼!如果是个女孩,那就应该像大小姐一样心地善良又博学,路见不平……诶?这个比喻好像有点不太对……”

    “呀~~!”可瓦格纳话还没说完,小鸟依人靠在他怀中的尤希比亚,却摸着丈夫的后背猛的惊叫起来:“你……你怎么受伤了?!”

    “呃……”正在眉飞色舞的男人面色不由一僵,但很快便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没事,一点皮肉伤,休息几天就好了!对了,我想让我们的孩子……”

    “不行!坐下,我帮你看看!”尤希比亚一扭身从瓦格纳的怀里挣了出来,脸一沉的说道。

    “真的没事啊……”瓦格纳还想说着什么,但一看到自家妻子的脸色,犹豫了一秒还是乖乖的坐在了凳子上。

    随着芙蕾雅冬季军装一件件被脱下,如岩石般坚毅的肌肉线条渐渐暴露在空气之中,尤希比亚也颇为熟稔的从另一间房间中取来了常备药箱。

    然而,当她看到自家丈夫前胸、后背甚至双臂上都缠绕着乱七八糟的绷带,甚至绷带上还染着一大片暗红的血迹时,泪水却开始在眼眶中打转了。

    还好瓦格纳此时背对着自己的妻子,没有发现尤希比亚的异样。

    不过,尤希比亚既然选择了嫁给眼前这个男人,就已经有了某种觉悟。她并没有像没见识的女人一样嚎哭,而是强忍着泪水,默默的走上前去用剪刀轻轻剪开那已经有些泛黄的绷带。

    尤希比亚拆绷带的动作利落而又娴熟,看起来就像经过成年累月的训练一样,哪怕挺着大肚子行动有点不便,但也丝毫没有触碰到可能是伤口的部位。

    随着绷带缓缓剥落,瓦格纳身躯上密密麻麻的伤疤,也渐渐显露了出来——这些都是他长年累月征战留下的痕迹。直到沾染着血迹的绷带悄然落地,宽厚脊背上三道深深的狰狞伤口,就像是豁然露出獠牙的饿狼似的出现在尤希比亚眼前!

    伤口周围还残留着白色的药粉痕迹,不过此时已经被渗出的体液染成了黄色的药泥。背上的皮肤被外力毫无阻滞的径直割开,深红色的肌肉直接翻卷起来,甚至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下面的骨骼!

    再加上刚才看到的那种业余绷带绑法,尤希比亚甚至可以想象自家丈夫是在多么危急的时刻才临时处理的伤口!

    但就是这样严重的伤势,他竟然还一声不吭的像个没事人一样!

    想到这里,尤希比亚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一样,强忍的泪水便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悄然泛滥。

    “啪嗒~啪嗒~”

    晶莹的泪花掉落在男人坚实的肩膀上,瓦格纳诧异的回过头来,却刚好看到自家妻子捂着嘴泣不成声的模样,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哭什么啊?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这种小伤养几天就好了!别忘了,你丈夫我可是货真价实的四阶强者!唉……说起来啊,比起那些再也回不来的小伙子,我已经算是足够幸运的了……”

    瓦格纳越说声音越低沉,以至于尤希比亚根本就没有听清他最后一句说的是什么,只是带着哭腔反驳道:“什么小伤啊!你到底经历了什么?这伤势太重了,我们家里的草药根本治不好这种伤口!不行,我得去圣光教堂请一位牧师过来!”

    “哎哎哎!”瓦格纳一听到这里顿时焦急的叫道:“不用请牧师!真不用!施展个什么神术的价钱就得花我一个月薪水,如果他再多放几个我一年的出生入死都白干了!再说了,我又不是娇滴滴的贵族小少爷,随便养几天就好了!大不了……大不了多养几天!”

    最后那句还是他咬牙切齿的挤出来的,好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做出的决定。

    “不行!你这样很容易留下病根的!我们家又不缺那点钱,你在家里给我等着,我去去就回来!”尤希比亚自然不答应,把药箱往桌子上一放就要出门。

    “你听我说!”瓦格纳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妻子的手,却不料因为动作过大牵动了伤口,呲牙咧嘴的吸着凉气说道:“我们的孩子就快要出生了,你不知道我在北地高原和军情处接头的时候,得到这个消息有多高兴!但是在你和孩子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能时时刻刻陪着你们……”

    尤希比亚见到自家丈夫一脸痛苦的样子,也不忍心挣脱,站在原地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但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的掉落着。

    瓦格纳站起身来,伸出手去温柔的帮妻子擦着脸上的泪痕,继续开口道:“所以我想,我想让孩子可以从小就受到最好的教育,到时候我要送他去王城的王立魔法学院附属魔法学校去上学,就和大小姐一样!你也去奥斯蒂亚,一来照顾孩子,而来也不用在霜叶城这样的艰苦环境里生活。王城可是一年四季都有鲜花盛开的,我记得你最喜欢花不是吗?”

    “所以现在啊,”瓦格纳的声音其实并不好听,既不浑厚也没有磁性,遣词用语也不像大小姐那样优雅大方,但此刻落入尤希比亚的耳中却无疑是天籁之音:“我可不能乱花钱!要知道全国那么多人都打破头想进去的贵族学校学费可不便宜,就算我们这些霜叶领的军人可以因为公爵大人的关系拿到优惠,但那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再加上奥斯蒂亚的生活费房租之类的,我算过了,从现在开始攒钱到我们的孩子七岁时也差不多刚好够用。所以,牧师什么的就别请了吧!”

    尤希比亚一只手被丈夫牵着,另一只手下意识的轻抚着浑圆的腹部,心中既心疼又甜蜜,不过她最终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行!我……”

    “咄咄咄~”

    就在此时,一阵敲门声突然从楼下传来,打断了两人的争论。

    “你邀请客人了?”×2

    瓦格纳和尤希比亚几乎同时向对方问道,又同时摇了摇头:“没有啊!”

    不过很快,楼下便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解答了两人心头的疑惑:“请问是拉克索斯·瓦格纳队长家吗?我是霜叶圣光教堂的高阶牧师约瑟夫·罗德·霍夫曼,接到公爵大人命令来为瓦格纳队长治疗伤势……”

    “看吧!公爵大人也关心你呢!”尤希比亚一下子转忧为喜,赶忙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向着楼下高声回答道:“请稍等,马上就来!”

    “嗯?公爵大人怎么知道我受伤了?我还故意在他面前假装很正常的啊……”重新坐下的瓦格纳反而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还有,这公爵大人请来的牧师应该就不要钱了吧?”

    “你是不是傻了?你也不想想你四阶的实力哪能瞒得住公爵大人?再说公爵大人给你的东西什么时候要过钱?”尤希比亚嗔怪的就要像往常一样锤一拳自家丈夫的背,不过刚抬起手那道狰狞的伤口便瞬间跃入眼帘,已经挥出的小手赶忙一个变向转而摸了摸瓦格纳的头顶……

    “你……”这位不久前还深入兽人联盟境内杀伐果决的铁血军人,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被自家妻子像对小孩子似的来了个“摸头杀”,不禁一阵无语。

    然而当他看到尤希比亚迈着欢快的步子走下楼梯,臃肿的孕妇身材此时竟然透着一股轻盈的时候,原本有些幽怨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下来……

    ……

    就在尤希比亚将圣光牧师迎进门的时候,远在王城奥斯蒂亚的夕颜花大道庄园,也同样迎来了一个消失了好几个月的小小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