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真人美化系统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百日之宴
    林瑜回来以后,直奔所在的宾馆。

    丁木就把颜辛然直接介绍给了她。

    颜辛然虽然年龄比丁木大了很多,可丁木美化过她,看起来年轻了十岁,保持着最青春状态,就和十八岁的小女孩一样。

    林瑜看到颜辛然,感觉我见犹怜。马上就有了判断,丁木找了一个这么美的小姑娘,还让人给他生了孩子,关键这个孩子还是在米国出生的,这一定就是丁木见色起意,

    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她面前这个看似年轻的女孩,在资本市场之中人称颜帝,还是千门中人,在普通人的眼中绝非良善。

    所以,林瑜没有二话,就问道:“颜姑娘,家里还有什么亲人?”

    颜辛然摇头道:“我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只有远房亲戚。”

    这下林瑜更觉得颜辛然可怜了,就拉着她的手,说道:“可怜的孩子。你放心,丁木别想欺负你,有什么事,你就找我。”

    颜辛然笑笑,说道:“丁木没有欺负我。这没什么的。”

    林瑜拍拍她的手,表示欣慰,说道:“对了,孩子呢。”

    颜辛然说道:“孩子在里屋睡觉呢,我们进去看看。”

    说完,颜辛然就带着林瑜走进了里屋,轻声说道:“像不像丁木?”

    林瑜一看,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顿时觉得特别喜欢,说道:“像,太像了。不过,比丁木小时候长的还要洋气一些。而且,比他小时候显得白。真像,至少有95%都像他。”

    丁木撇撇嘴道:“这是您的亲孙子,能不像吗?”

    这种无法抵赖的相貌相似程度,根本就不用去验什么DNA。

    林瑜白了一眼丁木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孩子要百日了,我要给孩子办一个百日宴。”丁木说道。

    “那颜姑娘以什么身份参加啊,她家里那边没有亲戚,岂不成了咱们家的独角戏。”林瑜考虑问题很全面。

    丁木说道:“这个不碍事,撑场面的事情,我们来想办法。其实,我也不想把这个搞的太大,有些特别亲近的人就行了。”

    其实,丁木这么说的时候已经基本上想好了,这件事情,梅老爷子肯定是知道的,自己必须要把梅家这张虎皮扯过来做大旗。而且,姓叶的那个叶青子,他也跑不了。你们想要拿走我的产业,怎么也得给我面子。

    —分割线—

    知道丁木有孩子,最高兴的人是丁木的爷爷和奶奶,丁炎的百日宴将在丁健怀家的四合院办,因为丁老爷子的人缘很好,胡同里面的街坊邻居知道了丁家要为重孙子开百日宴,全都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宴会规模不大,也就三四十人。除了丁木家的亲戚之外,还有梅家的核心人物以及千门的叶青子以及梁仙儿夫妻,无花门的云流和云流的几个江湖朋友。此外,还有个别体制内的达官显贵,也有军队中的实权将军。所有人都清楚,进了这个门的人,才是梅家的嫡系。

    在贵宾的见证下,叶青子以千门八姓之中的代表,作为孩子的娘家舅舅。按照大华国的风俗要有认舅礼,见舅如见娘。按照国外的风俗,这差不多就是那个教父的角色。梅雪见是这里面角色比较尴尬的,她还是丁木的未婚妻,梅老爷子还是承认这件事,可她的男人却光明正大的有了一个孩子。上层社会,好像这样就理所当然。

    作为亲娘,风姿婉约的颜辛然抱着孩子在宴会上简单致辞:“感谢各位亲朋好友来参加小儿的百岁宴。孩子的成长之路上,有你们的呵护和帮助是小儿的幸运。虽然他还小,不会说话,但是他一定能感受到大家的祝福。”

    因为孩子小,仪式很简单。半晌之后,宾客渐渐散去。云流却没有走,他要到后院屋里,单独仔细看看丁木的这个孩子,给他相相面,提点建议。

    只有丁木一个人跟着云流一起进去了,后院屋里,婴儿床上,似乎刚刚睡醒的丁炎眼睛眨眨,看了看,奶声奶气但是口齿清晰地说道:“感谢各位亲朋好友来参加小儿的百岁宴。孩子的成长之路上,有你们的呵护和帮助是小儿的幸运。虽然他还小,不会说话,但是他一定能感受到大家的祝福。”

    “这……”云流颇为惊讶,一般孩子最早能说话也要到十个月左右,还是最简单的一些名词,刚过百日就能整句整句的说话,至少信史之中前所未闻。

    真正亲耳听到儿子说话,丁木也是惊诧莫名。这话是百日宴上,颜辛然抱着他的时候讲的祝酒词。如此长的一句话,模仿的一个字都不错,当真是奇事。难道这孩子生有学说话的异能不成。这一下顿时疑窦重重,难道这孩子不是这个月龄,那事情大了。

    丁木知道云流医道精深,又通相术,就问道:“师兄,你怎么看。”

    云流来了精神,对着婴儿床中的丁炎道:“乖,跟爷爷学念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

    听了云流念的三字经,丁炎一点面子都没有给,细长的眼睛一闭,呼吸均匀,竟是睡着了。见到孩子睡觉,云流微有悻悻,转念一想,三个月大的婴孩,睡得多才正常。

    丁木却道:“师兄,你可是岔了辈分了,你咋能在我儿子面前自称爷爷。”

    云流哂然道:“还真是,我这心情激动,乱了方寸。孩子应该称我为大师伯,我们等会吧。”

    说完,他也不离开,就静静在边上守着。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丁炎悠悠转醒,张嘴就念:“乖,跟爷爷学念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

    听到丁炎将“乖,跟爷爷学念三字经。”学的惟妙惟肖,丁木实在忍不住笑,在院子里笑得直打跌。云流先是忍俊不禁,可越来越面色凝重起来。这孩子活脱脱是个天才啊!这相面又相出来一位无花门的继承人啊。